在村庄里随意行走,看到桥那不是一件稀奇的事。可是元代戏曲作家马致远却写出“枯藤老树昏鸦,小桥流水人家”这样巧妙的名词组合来。

看吧,一小桥一流水一人家三样景物的组合,就这样轻而易举勾画出对人生美好时光的怀念,温暖的家。桥对城市里的人来说,是家乡的一个符号,它可能是极简的板凳桥,古朴的青石板桥,精雕细琢的廊桥。

樟村板凳桥

樟村板凳桥

但最早的桥,它可能仅仅只是工具而已,用来渡河,或者是用来防御洪水的。与西方诺亚方舟的故事遥相呼应的是中国古代大禹治水的故事,洪水成了我们共同的记忆。

我们很少有机会去想,物质匮乏的古代,他们在洪水面前的恐慌。 如果你来婺源,不难发现古徽州最古老、最长的廊桥,彩虹桥,除去与青山、碧水、古村、驿道的完美结合不说,它最大的实用功能就是分解洪水冲击力。

清华彩虹桥

清华彩虹桥

而慢慢的,就像人有一天不再为吃饭发愁时,会对精神层面有所追求;就像古老的人类不再满足于陶只是用来装食物,会琢磨怎样做得更精致美观,于是有了瓷一样,我们的先祖不再满足桥的实用功能,而是开始慢慢演变为“象征”的东西。

如果它只是用来渡到河对岸去,人们不会觉得这座桥是寓意着权贵还是富足。

我们可以想象,有一天,先人因为造桥在深山里开采石块的时候,分析着每一块石头的质地和形状,每一块石头都了然于胸,他们在脑海中不断地变幻石头拼接的造型,当造出来的桥能一次次成功抵御洪水猛兽时,桥无疑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变得强大而神秘,忽然感觉到了一种特别的意义,于是把村人的心愿寄予其中。

理坑百子桥

理坑百子桥

明朝时期,“理学渊源”读书成风的理坑村,有一年,村里一共降生了100个男婴,为祝贺这一喜事,村人特意造了一座百子桥,它的造型似朝廷大臣们上朝时手里拿着的朝笏板,寓意权贵,告诫世人不可小看。

不管是气势恢宏的彩虹桥还是寓意深远的百子桥,更不用说我们孩童时战战兢兢走过的板凳桥,它们都体现着简单、朴素的哲学思想。而越是简单、朴素,越能延续和传承,历经岁月,仍然完整、古朴、积淀感强。

来来往往的写生者,架起画板,从不同的角度去画下它。

篁村大夫桥

篁村大夫桥

这些桥有很多在水口,曾经那些习五行、道天象的在乡文人把自己的山水情怀和人文理想,建成藏龙卧虎之地,特别在水口处,煞费苦心,筑起桥台楼塔,增加锁钥的气势,同时又抬高了水位,福泽乡里。

每一次去到古村落,看到古老的桥都会呆立一会儿。因为这时脑海中一直浮现出一句歌词:“说不出哪里好,但是什么也替代不了。

察关祭酒桥

察关祭酒桥

文字 | 尔时云起

编辑 | 王若林  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文章转载自公众号:尔时云起(cloudflying2014)

作者 王若林

一个大龄草根站长,能适应新时代发展的IT农民工,用互联网方式记录点滴生活,留住片刻的美好回忆! 版权申明:本站信息部份源于网络仅用于分享,不拥有所有权,不用于商业用途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联系博主删除,谢谢!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