洪村,它位于江西省清华镇西南部,村落始建于北宋年间,已有近千年的历史,该村人文荟萃,文化底蕴深厚,历史文物保存完整,是一个以洪姓为主的乡间古村落。洪村是婺源著名的长寿地。村人养生有道,高寿者众多,傍村而过的小溪也因此得名“养生河”。

村落始建于北宋年间,已有近千年的历史,该村人文荟萃,文化底蕴深厚,历史文物保存完整,是一个以洪姓为主的乡间古村落。洪村是婺源著名的长寿地。村人养生有道,高寿者众多,傍村而过的小溪也因此得名“养生河”。

我们从入口处, 脚踩千年青石板路进村,一眼便见到望夫亭上一妇人正抱着孩子向远方翘首以盼。

前世不修生在徽州,十二三岁往外一丟,古徽州土地十之八九为山林, 可耕之地只有10%,男子到了十二三岁, 必须出外读书、学习、经商、做学徒赚钱养家。通常女子生完孩子,男子出外十年不归,女子得在家守活寡, 天天盼望夫君早归,“望夫亭”之名便由此而来。

岁月更替,婺源早已不属徽州管辖,但这里的青壮年男子为谋生计,仍纷纷离开家乡,到城市打工,只有过年才能与妻儿团圆。望夫亭中,妻子期盼的目光和孩子喃喃的自语一同穿越重重关山,陪伴在远方亲人的身畔。

思念不仅流淌在望夫亭旁的清澈溪水里,也穿行在慈母密密缝的针线中。上了年头的建筑,白了头发的老人,时光好像已经在这里定格。拍摄的几天行程中,我们在村庄基本上没有见到五十岁以下的青壮年,留守在此的均为老幼妇孺。

清晨与日暮,是小村最有生活气息的时刻。妇女们相约河边洗衣话家常,对我们的到来视若无睹;刚学会刷牙的孩子,一不小心就把刷柄拿错了方向;男人们或忙着手中的活计,或行色匆匆,来不及欣赏满园的春色;大黄狗忠实地守候在主人的身旁,偶尔才与同伴撒个欢。

日落之后,村庄安详寂静。端坐在“长寿古里”牌坊下,老汉的身影显得特别孤单,来走亲戚的年轻人远远地靠着门洞,玩着手机,那里面的世界,老汉不懂。

“望得见山、看得见水、记得住乡愁”,来过婺源的游人,都会觉得这样的“三围”是为婺源量身定做的。

洪村,山不高,隐隐地起伏,温柔地把村庄拥在怀里;水不深,潺潺流出山谷,逶迤地环绕着村郭。村庄小而宁静,百来户人家,错落有致地分布在溪水边,白墙灰瓦,重重叠叠,倒影如画。

村口有两棵百年古树,银杏树旁站着的古樟树,虽早年遭受雷击,主干已腐空,今仅有一根侧枝,但仍历风雨顶天立地,傲霜雪苍郁不黄,生机盎然。相传,如果家中生了女儿, 则在家门口栽种樟树,待女孩出嫁时, 便把樟树砍倒, 做成樟木箱子, 一起嫁到夫家去。传说只是传说,但樟木箱子却流传下来, 成为当地的土特产。

村中的老人、耕牛、深巷、随便一间敞着门的老屋,都有着厚重的历史。青石街巷里奔跑、嬉闹的小孩,让我们可以清晰地记得一起捣过的鸟窝,一起捡拾过的柴火,一起捉过的红蜻蜓。还有那座熟悉的小桥,它依旧长满了青苔,归人也依旧认识田埂边的每一朵花香。

随着时代的发展变化,高速的城市化与现代化,更多的人远离了自己的文化故土,“梦里不知身是客”。然而,在洪村,镌刻在石碑上的告示训诫、书写于宗祠里的堂号郡望、蕴含在田畴柴门间的勤俭忠孝……还依旧如初。

乡愁,是村口的老樟树、门前的溪流水也是隔壁老妈妈的爽朗笑声、溪边孩童戏水的欢腾,更是这一份份对文化传统的爱护、坚守与延续。

作者 王若林

一个大龄草根站长,能适应新时代发展的IT农民工,用互联网方式记录点滴生活,留住片刻的美好回忆! 版权申明:本站信息部份源于网络仅用于分享,不拥有所有权,不用于商业用途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联系博主删除,谢谢!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