婺源是我国最美丽的乡村,不接受之一。

婺源建县的历史至今已有1200多年,自古属安徽管辖,如今行政上隶属江西。谈到婺源,多是传其美景,春看油菜花,夏秋听小桥流水人家,冬日若有雪,天地一茫茫。归属江西之后,这里是最最要的自然美景的旅游胜地。却很少有人知道,这里,婺源,对于安徽来说意味着什么地方。

婺源在1200多年的历史上,均属于徽州的一部分。唐开元28年(公元740年)唐玄宗决定,于正月初八设置婺源县,建县时,婺源隶歙州。宋宣和三年,歙州改称徽州,以后历经宋元明清各代,因此,历史上的徽州一府(歙州)六县(歙县、休宁、婺源、祁门、黟县、绩溪)就是这样形成的。

在中国行政区划史上,“安徽”一词的出现,大概始于十七世纪中叶的清康熙年间。当时是取境内最重要的两个府之首字合作省名,其中,安庆府为安徽省的政治中心,而徽州府则以商业和文化著称于世。

黄山市古新安区域图
黄山市古新安区域图

这就是婺源的前世今生,然而,婺源归赣,是被文化学者和当地人诟病的一件事情,如今已经成为定局,“归皖”再无可能,令人心痛。然而历史上,因为婺源划为江西,遭到全省反对,一度爆发了为时一年的“婺源回皖运动”。胡适先生甚至亲自站台。

翻开清代的地图,徽州府位于安徽省南部,该府的西南一角突出,深深地插入江西省。所以晚清地理著作《皇朝直省府厅州县歌括》曰:“徽州府在省极南,所辖六县歙为首,休宁祁门婺源角,绩溪府北黟西守。”这是用诗歌的形式,对徽州一府六县的地理位置做了形象的概括。徽州府所辖的六县中,歙县是首县,为徽州府治所在,而婺源县则恰恰处于整个徽州府的西南一“角”。

婺源全县面积为4461358.61亩,其中林地面积占了82.88%,耕地面积只占7.55%,茶果面积占3.65%,水域面积占1.79%。东北部重峦叠嶂,海拔1629.8米的鄣公山为最高,有“盘踞徽绕三百里,平分吴楚两源头”之称,从地势、地貌来看,是和徽州连成一片的,都属于皖南丘陵山区。

婺源的经济作物中历来以茶叶为主,所生产的绿茶在国内外享有很高的声誉,旧有“祁红婺绿”之称。祁红,是指安徽祁门的红茶,婺绿则是婺源的绿茶。婺源产砚台,名曰歙砚,为我国四大名砚之一。其原料就产在婺源的龙尾山,亦称龙尾砚。婺源的风俗习惯、房屋建筑、饮食居住和徽州其他各县大体相同。至今在婺源仍然保留着较为完整的徽派建筑。婺源在文化上和徽州其他各县一样,属徽文化的组成部分。婺源县不是徽州最大的县,也不是徽州最重要的县。但它实在是徽州人心头的“耶路撒冷”。

这一切,是因为,它是朱熹的故乡。

朱文公,几百年来一直是徽州人心头的骄傲,徽人潜移默化,徽州蔚为礼教之邦而蜚声远近。虽然他出生在福建,他的学说也被称为“闽学”。但他仍然诚惶诚恐、毕恭毕敬地自称“新安朱熹”。宋朝的皇帝,还曾经亲自赐予了婺源“文公阙里”的名号。南宋中期之后,朱子的学说被官方奉为正朔。士子们科举考试的标准教材就是朱子的《四书章句集注》。

对于徽州人而言,他们都是读诵着《朱子家训》、《朱伯卢治家格言》,一代代成长。他们服膺朱子的学说,这里也成了程朱理学最厚实的大本营。打个不恰当的比喻,婺源之于徽州,正如曲阜之于鲁。明清以来,长江中下游一带素有“无徽不成镇”的说法,可见徽州商业发达,旅外同乡很多,各地都有徽州会馆的设置,这些会馆都崇奉朱熹,以加强一府六县商帮的精诚团结。

一旦将婺源改隶江西,对于徽州的商业文化,无疑是一个严重的打击,将会彻底瓦解曾执中国商界牛耳的徽州商帮。徽州人不敢想象,突然哪一天婺源不是徽州的了。但这一情况到了近代,因为战乱,迅速成了现实。

婺源故事,揭秘“回皖运动”始末

婺源归赣后引起的混乱和恐慌

第一次婺源划归江西省,发生在1934年,蒋介石为了方便对中央苏区红军的围剿,将婺源划属江西,隶属于江西省第五行政区,当时给出的理由是旨在消灭红军。1933年2月,蒋介石兼任“江西剿匪总司令”,在南昌设置行营,以统一指挥进攻红军。

第二年的6月,蒋为了推行“剿共”战略方针,以“婺源僻处山陬,层峦叠嶂,匪薮难除,为便清剿起见,议将婺源划归赣辖”为案,提交行政院一六六次会议通过,并行文饬皖赣两省。消息传开,无疑投石水中。婺源各界人士纷纷上书县府,要求免划江西,徽州驻外同乡会等也运用各种舆论工具,要求政府收回成命。请求免划运动,历时数月各方虽然竭诚尽力,但仍无济于事。

民国二十三年(1934年)八月,蒋介石在南昌行营署名行文,令婺源县政府“无条件执行”,9月4日,婺源正式由江西省政府接收。从此,脱皖归赣。在浙岭以北的婺休分界地——分水村口,立下了一块“皖赣分界“碑。这座碑像是一颗刺一样插入了安徽人的心里,也插入了婺源人的心里。

归赣其间,吁求归皖之声不断。旅沪四团体登载“紧要启事”,声称不随政令而左右;旅京同乡会向国民党五中全会呈送请愿书。当时,陈述“请求回皖“的理由主要有:

  • 行政方面,婺源隶属徽州的历史由来已久,民情习俗等方面与徽俗一脉相承;
  • 军事方面,”剿匪”不限于省界,未尝因不属赣辖而岂能胶柱鼓瑟;
  • 经济方面,婺源徽民多商于外,婺商即徽商之一大支柱,拆其柱必将塌其屋,商人在外埠均有同乡组织互存共保,如分裂,则既不利徽商,也无益于婺商;
  • 文化方面,婺与徽同受诸先贤道德之熏治,精神文化与之合流,改省隶即有损历史文化之殊誉。

上述各点被蒋介石逐一批驳,但婺源人的奔走游说仍然是如火如荼。虽经各方奔波,但其效甚微。一晃过去十余年。

1946年6月26日,国民大会筹备委员会代电致婺源县参议会“三十五年四月,民愿字第65号代电奉悉,关于呈请将婺源划回安徽管辖一案当存,候国民大会开会时移请大会秘书处核办,特此布复”。于此,看来早已萌灭的希望又一次被点燃起来了。

紧接着,婺源县参议会召开回皖事宜座谈会,作出了4项决议,其中有派代表上京请愿,联系国会代表中安徽籍者,组织“回皖运动委员会”等事宜。回皖运动又一次躁动起来了,由此,牵出了一位有名的人物——胡适之。

来源:公众号婺里徽音

作者 王若林

一个大龄草根站长,能适应新时代发展的IT农民工,用互联网方式记录点滴生活,留住片刻的美好回忆! 版权申明:本站信息部份源于网络仅用于分享,不拥有所有权,不用于商业用途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联系博主删除,谢谢!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